肉畜姐弟间消失的秘密 - 插插插综合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姐~~我要干你]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






其实乱伦是我一直很避讳的话题,因为在我心底一直藏着一个多年的秘密。


对于熟悉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无论是谁。


我不敢想像说出它的后果,毕竟一旦泄密不仅会伤到自己还会伤害到我最亲最爱的人。


可是这样一个秘密埋在心里就像掩埋了一枚炸弹一样,始终让我惶惶不安。


憋在心里真的很难受,但做为一个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很想把我的困惑和经历说出来,希望能被世人理解,更希望能找到同样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一同分享。


所以我选择用网络的形式把我的故事分享给大家,把这段隐藏于心底多年的阴暗秘密说出来。


我叫沈飞,出生在山东中部的一个小县城,爸爸是高中老师,妈妈在镇上的税务局工作,家庭条件算不上富,但也算中等。


故事就发生在我和我姐之间。


老姐叫沈燕,比我大两岁,(有一点我要说明一下我姐和我是同母异父,这些是我最近才听我妈说起的,这也让我的负罪感多少减轻了些)由于我们年纪相仿,从小感情就不错,亲密无间,记得小时候洗澡都是她帮着我洗,直到上小学我才开始自己洗。


这世上除了妈妈就她最疼我了,记得有一年冬天刮那种刀子一样的冷风,我被冻的哭了起来,老姐心疼的把红领巾解下来给我捂耳朵,又让我把手伸进她的棉袄里给我取暖,这是我印象里和姐姐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只是当时太小根本就没有男女的概念只是觉得有个姐姐真好。


真正的第一次罪恶冲动是因为青春期的冲动,那时候读初二已经接触过一些黄色小说和香港三级片之类的,印象最深的是一部名叫鬼娘子的片子。


当然这些都是偷偷在同学家里看的。


我是自然不敢拿回家看的,要是被我爹看见非打死我不可,因为他对我们管的很严厉。


也许正是他的严厉才铸就了我们姐弟俩的叛逆,这不能说和家庭的环境没有一点关系。


那时候我们家是在教师宿舍楼里,算是比较早住上楼房的,家在6楼,面积不大,勉强算是三室一厅,其实我和姐的房间之隔着一块木板。


记得第一次是发生在那年的暑假,爸妈白天都去上班,家里就我们两个。


夏天我们在家穿着都比较暴露,我经常是一条裤衩里面根本不穿内裤,姐在家一般也是小短裤加小背心。


午睡时她就只穿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在家,有意无意的能看到两眼里面的风景(肉肉的小屄,但看不真切就一闪而过),这就是所谓的走光吧!不过谁也没有在意这些。


那时候老姐已经上高二了,身体已经发育的不能说成熟但已经出落成大美女一个。


在我眼里她比我认识的所有女生都漂亮。


有次我忍不住从后面抱住她说,姐,你这么漂亮我都想娶你。


姐娇羞的拍开我的手,才不要你呢,就知道粘人。


很多时候她并不把我当男生看待,也许在她眼里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小男孩。


正是她的这种随性和不防备,再加上她天生的好身材还有她午睡时漂亮的屁股的诱惑,这些都让我起了非分之想,引发了青春期潜藏已久的原始兽性。


那天中午就我和她在家,我爹和老妈去参加一个亲戚的酒席中午都没回来。


我们吃过午饭就躺在客厅看电视,看累了就睡地板上。


老姐她是背对着我侧身睡地板上,我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屁股蛋子看,感觉就像着了魔一样,诱惑着我想把她们一口吃掉。


可我毕竟胆子小知道要是一口咬上去,老姐非和我拚命不可。


可是看着那条小内裤深深的陷在屁股沟里,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像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可爱,终究没有抵住魔鬼的诱惑——我向自己的亲姐姐伸出了手…心突突的快要跳出了嗓子眼,大脑里一阵空白,只想着去摸摸那些洁白的肉是啥感觉。


我凝神屏息轻轻的将手放在她的屁屁上。


吁!还好她没醒来,我安慰着自己同时也胆大起来,而且越大胆越兴奋,越兴奋就越大胆,那种干坏事的感觉真的爽爆到了极点,就连后来我与女朋友恋爱第一次也没有如此的程度。


我的手指开始慢慢的从内裤的侧边缘向屁股沟的方向探了进去,小心翼翼的,进去一点就停一下,手指慢慢的先是摸到了几根毛毛,再往里是软软的肉包,这就是传说中的女生的小屄?怎么感觉像是刚出锅的热馒头。


这时候我的身体几乎和姐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我稍稍停顿了一下,确认她依然没有醒,就趁势把手伸向了最里面,手指一钻进去,就感觉到里面湿漉漉的,这就是屄口了,肏的话就是从这里进去吧?当时我心里一边嘀咕一边想这么湿,老姐上厕所一定没擦干净!轻轻的在她的屄口上来回摸了几下,谁知越摸水越多,越摸越滑溜,摸了一会儿,老姐已经呼吸越来越重中间还夹杂了几声轻微的呻吟声,我感觉她已经醒了,只是不做声怕尴尬罢了。


我突然有了一个胆大包天想法,何不去勾引勾引她,我胆大的褪下我的内裤,将早就直楞起来的大屌贴在了她白嫩嫩的屁股上,同时手指用力向她从未有人踏足,额不,是无人伸屌的小屄洞子扣去。


就在我信心满满的以为就这样可以把姐姐拿下的时候,她突然翻身起来狠狠的在我手背上用力一掐,我的手背即可出现一道血痕,我哎呀一声立马滚到了一边,龇牙咧嘴的揉着手背低着头也不敢看她,她盯着我恶狠狠的说了句,下次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自知理亏,冲她做了个鬼脸嘿嘿了两声就躲进了自己屋里。


之后我一连躲了她好几天,老妈看出了异样还问她,小飞这是怎么了?你俩又吵架了?老姐一脸的委屈,才没有,谁敢惹你的宝贝儿子,不信你自己问他。


说完她冲我努嘴,给了我一个很诡异的眼神。


后来几天我一直观察她没什么异常,知道她没和爸妈说,这才算把心放下。


暑假时间很长,我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爹让我在家复习功课不让我出去玩,天天和姐憋在家里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虽然那天的事过去以后谁也没有再提,但她身上那种特有的诱惑始终存在着。


第一次过后,我开始怀念那种感觉,但那次以后我废了好大劲儿才哄的姐姐和我和好,所以也不敢再造次。


直到一天下午她又在客厅里睡,看着她白花花圆挺翘立小屁股,藏在心里的魔鬼一下又窜了出来,开始作祟。


我浑身操热难耐,下面的屌兄弟更是硬邦邦的涨的生疼。


忘了之前姐姐的责怪和警告,满脑子都是她那可爱的屁股,就像鬼迷心窍一样我随即脱光了衣服,小心翼翼的躺在了她的身边。


确认她确实睡熟了,便把身子贴了上去,一直硬挺着的大屌就那么直愣愣的戳在姐姐的屁股沟里,一阵热乎,那感觉真是爽。


心都快跳出来了。


我就那么一下一下的慢慢的顶着磨,脑袋里幻想着那种真正肏屄的感觉。


现在想起来还会有那种莫名的冲动。


慢慢的感觉老姐她可能醒了,我便吓的赶紧停住不动,停了一会儿见她没转身也没出声便又大胆起来,心想上次摸她下面小屄不愿意,这回摸她的乳房试试?我拿左手绕到她腰边找到背心的下摆,慢慢的贴着她的小肚子一路向上摸了过去,第一次抓住她那对大奶子的时候有点小紧张,因为我的手都是在抖的,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偷一样,趁女主人睡着了,把人家的宝贝偷偷捏在了手里。


那种罪恶与伦理交织,情欲与道德的纠缠在那一刻在我和姐姐的身上碰撞出一种难以言表的畸形快感。


在我捏住她乳头的一瞬间我清晰的听到老姐发出一声醉人的呻吟——“啊”!我知道她醒了,她紧闭着眼不出声,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更让我大胆起来,就好像得到了她的默许一样。


我变的无比兴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她的内裤脱掉大家光溜溜岂不更刺激。


可真当我将她的内裤往下拉的时候,老姐突然翻身坐起来推开了我的手,脸红红的,没打我也没骂我,也没有生气只是说了句,别闹了,你快看电视吧。


然后她就起手进了卫生间。


我忽然被她这么一说,心冷了一大截,刚刚燃起的欲望的小火苗就这么轻易的被她给扑灭了,那感觉就像是从高峰掉到低谷,好难受!尽管前两次都以失败告终,但恰恰是有了前两次的失败,才有了我们乱伦的开端。


2有了前两次以后,我胆子慢慢大起了,只有家里没人,或老姐不注意我就会偷摸上一把,或是她的屁股或是她的大奶子。


她一般都不作声,顶多是趁我没有注意的时候掐我一下以示还击。


我知道她并不讨厌我这么做,所以后来我就经常在只有我们两个在家的时候,想方设法的去摸她的奶子和下边的小屄,变着法的挑逗她的性欲。


一开始她还是有点拒绝,但她拒绝的方式却是嗲声嗲气的求我,好弟弟,别闹,快睡觉。


再不然就是推开我的手继续装睡不理我,我知道我摸的她也一定很舒服,因为摸她下边的小屄时,她下边有滑滑的水流出来。


这样慢慢的发展到后来,即便她不睡觉,坐在我旁边看电视,看书时,我的手都会不自觉的伸过去,想摸就摸,摸的她有感觉了还可以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面摸,但仅限摸摸而已不可以再往前。


不过有一次摸的来了感觉,干脆一把楼过她的腰,顺势就把她压在了身下,手尽情的伸进了她的内裤在她的小屄上扣弄起来,她两只手紧紧抱着我闭着眼,看样子很享受,我趁机就把她的整条内裤脱了下来,谁知她立马那手挡住,不许看!为什么?女人有时候真有意思,摸都摸好几回了还有啥秘密可藏的。


没有为什么就算不准看!老姐的态度很坚决,我拗不过她,不看就不看,我识趣的那毛巾被把我们的下身盖住。


再发展到后来,我们开始有些简单的亲吻但是感觉很怪,说不上好,没有情侣间那种感觉。


不过兴奋的时候,我会用硬起来的大屌对着她下边的小屄磨,只是不敢插进去。


不过那时后根本没什么愧疚感或羞耻感。


只是觉得这事挺好玩儿,不敢弄进去也只是怕怀了宝宝出事儿,那我们就彻底完了。


现在想想幼稚得很,所以我们每次都是插在屁股沟或者在她的肉丘上磨磨,当然这些都是在盖着毛巾被的情况下完成的,姐姐始终不让我看她的下面的小屄。


那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容易射,没磨几下就射了,有时是射在她的小肚子上有时候是射在她的小屁股上,还有一次是射在了姐姐的手里,那次她忽然来了性致要帮我撸,可能第一次被别人把控太兴奋了,没控制好全射在了她的手上。


我们一直小心的控制着底线,就是不插入。


唯一的一次越界是在她高三那年的冬天,一般夏天是我们的多发期,冬天没那么方便,但是有时候也会忍不住。


那时候一到晚上就特别期望着爸妈赶紧睡觉,只要爸妈一睡熟我就会偷摸的上姐的房间去,那感觉和偷情没啥两样。


摸进她的被窝里我就从后面抱住她开始扣她的小屄,我知道她也没睡着,只是她爱面子,不爱表现出来罢了。


但那会摸得她太兴奋,有点受不了了,她劈开腿拽着我的鸡巴往她的小屄洞里送,嘴里呻吟着要我插进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刺激,刚磨到洞口就射了,太兴奋了,全射在了她的小屄上,有些精液流到了她床单上,心想坏了这要是被妈妈看出来我们就完了,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那时候我们一直搞不清怎么才能怀孕,以为那样也会让女人受精,这件事让我们俩足足紧张了一个月,直到她月经来我们才算安心,不过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亲近过。


3……


后来老姐高中毕业考上了浙大,去了杭州。


我高中三年交了三个女朋友,睡了四个女人,其中一个是我的老师一个是我同学的母亲。


当然伴随这些辉煌战绩的是我高考的落榜。


这次我没有听妈妈的话回去复读而是毅然的选择了部队。


巧的是我调到了南京军区离姐姐的城市只有两小时的车程。


一晃好几年过去,我们也一下断了那层关系,可能是慢慢的大了,都意识到那是一种错误,所以我们谁也没有再提那些事。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和老姐的姐弟感情,在家也好,电话扣扣里也好,我们还是一如以往的亲密,只是话题从原来的我们换成了你们。


我和她就像亲密无间的闺中密友,很自然的谈论着自己的爱情,评价着对方的男女朋友,当我告诉她我又换女朋友的时候,她居然会为我那些前女友打抱不平,而且还醋意满满的抱怨,你都谈了这么多朋友了,我怎么一个也没有!其实她从来都乏追求者,从小学开始她收到的情书可以堆满整间屋子,不过那些登徒浪子每一个入的了老姐的法眼。


直到大一结束她才宣布自己终于结束了19年的单身生涯。


也就是说,她的处女小屄也肯定被她的这个男朋友夺了去。


听她说这个家伙并不是学校的学生,而且岁数比她大不少。


我说,沈燕你学坏了,都堕落到要当小妖傍大款啦。


去死!有弟弟这么说姐姐的吗?我喜欢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钱。


你说这个谁信,看样子他得30了吧?哪有这么老,他下个月过完生日才25。


那也比你大太多了,你们在一起会兴奋吗?兴不兴奋的管你屁事!小屁孩,我的事你以后少管……


其实不看好他们这段感情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她们双方的父母,我爸妈是觉得不清楚男方的底细,怕姐姐被骗吃亏。


那边的父母则有点看不上我们家,嫌弃姐这种小地方出来的孩子,觉得和他们家门不当户不对。


不过姐姐一向骄傲,而且又有点任性,根本不顾家里的反对,第二年就和她的白马王子同居了。


服役期间我趁周末去过她租的地方,很气派的大房子,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难怪她会喜欢上这种生活。


不过好景不长,大四那年年底她准备毕业,我准备专业。


周末看她的时候她还兴高采烈的告诉我一毕业就准备和她那位结婚,我还笑她你也太着急了吧?真怕自己嫁不出去啊。


她说,才没有,我是怕我再晚几年嫁他,你姐夫真成小老头了!到时候我再不想嫁了怎么办?结果这话刚说完每两天就接到她的电话,她分手了,电话里一直哭!从没见她这么伤心过。


那段时间老姐是彻底颓了,年也没有打算回去过,整个人每天就关在屋子里,也不出去,一进去是满地的烟头和空酒瓶。


正好那段时间我有一个月的探亲假,但我也没有回去,而是留下来陪她,照顾她。


家里人常说当兵悔三年,不当兵悔一生,感觉在部队这几年我成熟了不少,至少不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屁孩了。


年就我们两个一起过了,我给她包的饺子吃,给她洗脸洗头,给她洗衣服,就像照顾小孩一样。


大年初二的时候她当地的一些同学约她出去聚会,我觉得是应该让她出去散散心,就替她应了下来。


晚上吃过晚饭她又要回自己的小黑屋面壁。


我一把拦住了她,你身上都馊了,明天就这么去见同学啊?这样就挺好!她还是心如死灰一般一定精神都没有。


我可不想惯着她,拉着她的手就往浴室里拽,你不洗我可给你洗了。


见扭不过我她才勉强答应洗澡。


结果她进去没多久就听见她再里面尖叫。


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进去一看原来热水器没开,淋了她一身凉水,她哆哆嗦嗦站着那儿又羞又恼,一边那手抹脸上的水一边抱怨我是诚心的。


这时候她的完美身材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那对我曾经摸过的乳房比以前更加丰满了,屁股也比以前更圆更翘了,她两条腿紧并着只能看到阴埠上黑黑的一小撮毛。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姐有点恼了,还看,给我拿毛巾!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拿过毛巾给她披上,并主动的把她抱回卧室。


期间她一直低头不敢看我,我也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烧好热水就叫她去洗澡,看着她裹着浴巾的样子,一股罪恶的冲动又跳了出来。


情欲又一次开始左右我的理智,毕竟有一年多没有沾女人了。


晚上姐睡在我隔壁,我反覆难以入眠,一想到儿时的那些事,想到她那具即熟悉又陌生的肉体在召唤着我,我下面的大屌又邪恶的站了起来。


4第二天的聚会的人很多,男男女女一大桌子,姐出门前刻意的打扮了一番,衣服换了又换。


我说,同学聚会又不是让你去相亲你至于吗?姐白了我一眼没有打理我,收拾停当了才幽幽的说了句,就是要相亲呢!晚上她非要我陪着去,说要给我介绍几个好姑娘。


结果去了以后她谁也没有给我介绍,连我是她弟弟的身份她都没有说,只是挽着我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过,生怕我跑了,她的意图很明显,我是垫背的冒牌男友,不过能哄她高兴我也愿意牺牲一下,更何况是自己的姐姐。


那晚她喝了很多酒,拦不住,也灌了我不少,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晕乎乎的。


不过看见她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忽然觉得那些放纵已经不算是什么了,只是不知道她的笑容里饱含了多少的苦楚。


回到家以后,她大着舌头说我没事儿,我只是在装醉,你看我多会装啊!然后就耍酒疯似的开始原地转圈给我看,喝醉的女人我也见过不少,不过喝醉了耍酒疯还能耍的这么可爱的就我姐姐一个。


终于她安然的倒在我怀里,妩媚的看了我一眼,饱含深情,随后就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看她陶醉的样子忽然有一种幸福感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跑了出来。


我想此刻她一定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没有烦恼和忧伤,可以见自己想见的人,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对着窗外发呆上一整天,也可以一眠到天亮……


把她抱进卧室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帮她脱了外面的衣服,当时只是觉得脱了衣服睡会比较舒服。


不过看到她穿着性感的粉红色贴身内衣,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她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


屁股明显比以前更圆了,小内裤是那种蕾丝的很薄,阴部鼓鼓的,勾勒出整个小屄的形状。


我心跳得很厉害,很想去摸一下,那种掩埋在心底许久的罪恶冲动感觉一下又回来了。


手一点一点的靠近她,已经能感知到她身体里释放出来的体温,可就在得手的一瞬间,我拉过棉被遮住了她的身体逃出了卧室。


我想我一定是喝多了,是酒精在作祟。


我怎么能对自己的亲姐又起那种邪念,我已经大了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孩了。


我不断的劝诫自己可是身体里的欲望却是我怎么也压抑不了的。


我冲进浴室打算冲个澡冷却下自己,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被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吸引了,那时今晚出门前姐姐刻意换下来的,还没有洗就放在一堆换洗的衣服上,中间的位置有一道泛黄的痕迹。


我忽然像着了魔一样捧起那件东西贴在鼻子上使劲的闻,对就是这种味道,这是只有雌性动物才会散发的气息,这种气息足以令每一个雄性个体疯狂。


那种感觉就像身体被点燃了一样陷入了一种即将爆掉的疯狂。


满脑子都是女人曼妙的裸体,丰满的乳房,浑圆的屁股,温暖湿润的屄洞,就在我要爆发的那一刹那我把内裤裹在挺直的大屌上,粘稠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上面,雄性和雌性的气息结合在了一起。


5……


第二天一直睡到十点多才起,起来后姐神秘兮兮的问我,你昨晚干什么坏事了?我刚起床脑子还很迷瞪,也没有多想就先狡辩,没有啊,不就给你脱了外衣吗?这算干坏事吗?我半开玩笑的说。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昨晚在浴室…姐说话吞吞吐吐的而且好像很害羞难以启齿的样子,不过她一说浴室我立刻明白过来,昨晚发泄完腿都鸡巴软了,那条内裤我也没有洗随手一放我就回去睡觉了。


她这一提醒我立刻意识到完了,被发现了,擦!当时臊的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姐也看出了我的尴尬,也许是想安慰我一下缓解下气氛,她说以后别那样了,对身体不好。


说完她就羞涩的走开了。


一整天我们都没有再交流,我羞愧的要死,就觉得在她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了,还不如昨晚强奸了她来的爽快。


想到这儿我忽然又想她分手这么久一定身体也很想要吧,不然内裤上也不会有那么浓的气味。


为什么不勾引一下她,说不定她也很想毕竟小时候有过那么一层关系。


想归想,实施起来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晚上我们挤在一块看电视,都心不在焉的,看了一会儿姐姐先起来,没意思,我先睡了,你一会儿也早点睡吧。


她走了以后,我胡乱的换着频道,心却早跟着她进了卧室。


约莫得过了半小时我站起来悄悄的走到她的门口,门没有锁,我悄悄开了一道门缝里面老姐侧身睡着,光线暗暗的,我猜她这会儿也一定没睡着,我内心挣扎着,要不要进去?万一她拒绝了怎么办,那以后怎么面对啊?毕竟我们不是以前的小毛孩了…就在我内心纠结的时候姐姐忽然翻了个身,我清楚的看到她是睁着眼睛的而且正好望向门这边。


四目相对的瞬间我吓得赶紧退回沙发上。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由于做贼心虚心紧张的砰砰乱跳。


怎么办?要怎么解释!我懊恼的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的不是姐姐指责我样子而是她丰满的胸部、圆润的屁股和肥美的阴埠。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进去算了,反正她也发现了。


我下定了决心进去,在外面我先脱了衣服,只留了条四角裤,关了电视,客厅的灯没有关,透过卧室半开着的门光线可以照进来,这样我可以看清姐姐的身体,光线又不是很亮。


我轻轻的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内心挣扎着终于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腰部,她没反应,感觉一切又回来了。


感觉我们又回到了童年,最初的那个夏天我们不也这样躺在一起吗。


当又一次和姐姐同时回味那些刻骨铭心的时刻,即使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小孩并且都彼此有过那种经历。


但当再一次这样时我们还是不由的激动紧张,不仅仅这里面有一种不可言语的禁忌还夹杂着一种突破这种禁忌的刺激。


当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抱紧了姐姐的身体,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摸索。


当我的手探到她的下体的时候,隔着薄薄的内裤我就已经感觉到她的湿润。


我轻轻的掀开她的被子,将身体紧紧的贴住她的身体,早就挺直的鸡吧正好顶在姐姐下面,手已经不满足隔着睡衣的揉撮,我调整了一下就伸进了她的内裤里面,此时我能感受到姐姐心跳得好快,被我摸索了这么久还一动不动装的一定很累吧?就在我想要加重手上的动作刺激她看她会有何反应的时候,姐姐突然翻身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回来了,这次真的都回来了,那些突破禁忌的感觉又回来了!我们大声的喘着气滚在了一起,一切都是那么的疯狂,我激动的每根神经就跳跃起来,我要肏她,我要肏她的小屄,我这次一定要真正的进入她的身体完成我多年的心愿。


褪去我们最后的障碍物,腰部慢慢向下挺,我的大屌抵在姐姐肉肉的小屄上,她用手扶着我的东西轻轻的把它送到小屄洞口,往里一沉一阵温暖柔软的包裹感觉。


慢慢的大屌撑开姐姐的阴道口,里面紧致、温暖和湿润的信息通过龟头传输给我,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肏她原来是这种滋味。


俯下身子将整个身体压在姐姐的身上,用最传统的姿势,慢慢的挺动腰部。


而姐姐在我的身下,似乎又回到了我们初尝禁果时的羞涩,两条腿只是分开没有夹着我的腰,胳膊抱着我,闭着眼睛,脸色微红,呼吸慢慢的变得急促,而嘴却似乎是想张开。


我急切的吻住姐姐的嘴,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口中,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姐姐的喘息声终于不再压抑,由轻喘变成了呻吟。


似久违的感觉,姐姐下面的小屄此时是异常的湿润,已经好久没有见女生这样了,我能感到那是在流水,而不单单是湿润了,随着我的抽动下体穿了啧啧的水声。


姐姐的手臂抱得我越来越紧,胸部的起伏越来越厉害,呻吟声已经越来越紧凑,腰部迎合着向上挺动,我知道她快高潮了,我快速的加大了抽插的力度一下比一下生猛,随姐姐“啊”的一声,就感觉她的阴道喷出了一道热流,跟着她的身体紧紧的弓了起来,她高潮了。


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我又是一阵猛抽送,嘴里疯狗一样撕咬着她的乳头,她始终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但声音已经从呻吟变成了叫喊,一切是那么熟悉却又是那么陌生,疯狂只持续了几分钟,我很快就射了,射在了里面紧紧的顶着没有拔出来。


过了很久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抱着,直到鸡巴软了自动从她的小屄里滑了出来,任由那些淫秽的液体从小洞里流出,一直流到床单上…有点邪恶,有些满足,也有些莫名的愧疚。


后来她拿开我的手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洗,我懒懒的睡在床上心里想着等下怎么和她说话,姐姐进来说,你还是去那边睡吧,我也没坚持就去了我的房间。


6……


第二天起来我们谁也没有提昨晚的事,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白天她依旧叫我和她走朋友,去吃饭,晚上去KTV唱歌,她喝了很多酒,哼哼唧唧抱着麦克不撒,还唱她贼难听,也不怕她同学看她笑话。


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哄她回家她就抱着我撒酒疯,说还想玩会儿,一下弄得我好尴尬,毕竟她好几个同学都在,看着她们诧异的眼神,我一时真有点手足无措。


不过我也不敢在耽搁硬生生的把她拽出了包间。


心里很怕她又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就真不好了,毕竟昨晚刚刚突破了那层禁忌。


到家后,她还在怪我把她拉出来,撒娇似的对我又打又锤的,要我别管她,永远也别管她。


后来我觉得姐姐可能是真喝多了把我当成那个人了,莫名的竟有些伤感。


但我也没有心思和她计较,准备给她烧热水让她洗洗清醒一下。


可刚一转身她一下就从后面紧紧的抱住我,哭喊着说,你别走,求求你,你别走,我不能没有你!那个“你”绝不可能是指的我,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我只不过是她寂寞时的感情填充品。


分手了这么久她还是对那个人念念不忘,不自觉的心头涌起一阵醋意,也许她真正想要的东西也许我永远都不能给。


我转过身紧紧的抱住她,试图用那个男人能给她的温柔。


姐姐这时候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在我怀里感动地哭泣,我犹豫了一下抄起她的腿弯,把她横着抱了起来。


就像浪漫爱情剧里演的那样,抱着她走进卧室,她软软地任由我抱着幸福的像个新娘。


经过昨晚我以为再往下应该时顺其自然的事情,直到我把她压在床上时,她好像才回过神来,开始反抗起来。


一边哭着一边说,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姐姐,我们不能这样。


我一下被她的举动吓到了,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是见我不动了,她又一下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楼住我的脖子亲昵的在我耳边说,爱我…如此这般……


和她纠缠了很久,我被撩的有点浴火焚身的感觉,鸡巴都硬了确实是想了,想和她肏. 也就不再顾忌她是不是演戏,就开始动手先脱她的衣服……


趁着她还没有跳戏。


先扯掉她的外衣又脱她的毛衣和丝袜…没几下她又发疯似的闹起来,继续捶打我,哭闹着求我不要…好弟弟,我们不能这样!臭小飞,你再这样我回家告诉妈妈了!但那些反抗看起来是那么的假,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从中得到心理的快感吧?这次我没有停下动作,而是打算陪她把这场戏演完。


我没有搭她的话,只顾脱她衣服,先扒光了再说。


脱掉毛衣,把罩罩向上一推,一对白嫩的乳房跑了出来,一手抓住她的一个乳房,一口叼住她另一边的小乳头时,她的哭声一下止了,不要,不要,她喊着,手使劲推我的头,由于叼着她的乳头不放,整个乳房都被拉扯的变了形,可能太用力了疼的她啊了一声就把手收了回去。


我趁机扒她下面的丝袜,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死死的抓住,腿也不老实的踢蹬起来。


我只好费力把她翻过来先反剪住她的手…然后抓住丝袜和内裤的腰边,把它们一起拽了下来。


浑圆白嫩的屁股终于露出来了,她还在轻轻的求我放开她,只是她那样让我更觉得像是再求欢,折腾了这么久她已经基本没力气了,我放开她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分开她的腿把我的大屌在她小屄口上磨游,一碰触在知道其实上面早已经湿漉漉的泥泞一片了。


这时候她也不闹了,张着嘴想咬人,我怎么能不让她如愿,低头亲她的小嘴,当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的时侯,她先前捶打我的拳头,一下楼住了我开始在我身上抚摸…最后,她的双手竟然往我背后伸去,搂住了我的脖子!她哭叫声也变成了急促的喘息…这时候她的下面已经湿漉漉的如同沼泽地,我扶着大屌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就插了进去。


龟头一阵温热瞬间感觉被一种性福包裹住。


再一使劲儿挺身前送整个鸡巴连根而入全部插到了里面。


姐姐不由得双手突然抱住了我的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屄一下子收缩起来,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屌头,好一阵舒服,原来屄也会咬人的!插进去以后,我抱着她的屁股,让她的大腿扛在我的臂上下面使劲的抽插,很用力,每次都能到底,节奏也很快,我不停的问她舒服吗?她闭着眼睛也不说话,只是叫声从没有听过。


很快,她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啊,啊…的叫了起来,并且我感觉到大屌在她的小屄里的动作越来越吃力,特别的紧,而且也有想射的迹象。


感觉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使劲动了几次后,我已经控制不住了,只能紧紧的抱住她让大屌在她的小屄里面尽情的把阴囊里的精液释放出来,被我一阵浇灌姐姐也在大叫一声后摊在床上不动了。


我射了,她也高潮了。


那晚之后,一到晚上我就关灯摸过去爬上她的床和她肏. 姐姐也没有再反对,那些天我们每晚都做,不过她从不许我在她的房间里过夜,做完就撵我走,真是拔屌无情,呵呵。


不过我也不是很在乎,她本身也有性需求,大家各取所需吧,毕竟那一阵性冲动过去以后,都多多少少有点后悔,只是她的负罪感要比我强烈吧。


我反而无所谓,那时候我虽然在老家有个女朋友,不过关系也就那样,一个星期通不上一次电话,感觉快维持不下去了。


不过虽然和姐姐突破了那层关系,但和以往不一样的是,我们经过这么多年,都谈过恋爱有过男女朋友,也有很多的性经验,尽管有时候会感觉很刺激很激动,但总感觉少点什么?好多次我想亲她下身的时候,她都坚决的拒绝了,更不要提给我口交的事了,有几次她连和我接吻都有点反感,或许在她心里我直是一个肉体自慰器……


抚平了她的肉体却安抚不了她的心。


一个月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我回到了部队,走的时候她对我恋恋不舍多少让我有点欣慰,她说,回去后别胡思乱想,我会好好的。


又过了几个月,忽然听她说她又和她原来那个男朋友复合了。


我知道他们一定又住在了一起,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我知道我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有几次我打电话说想去看她,她都委婉的拒绝了,说你应该回去多陪陪小燕(我当时的女朋友)我有你姐夫照顾不用担心我。


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事她只字未提,好像我那些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样一晃就到了秋天,我选择了复原,回了山东老家。


这样离的更远了,因为她一直很回避这些话题,我也不意思再提,毕竟都是大人了心里面多少有些罪恶感和愧疚。


慢慢的我们好像真的把这些事情都忘了,现在姐姐已经快结婚了,我和小燕的感情也重新走上来正轨,那些不堪的记忆就让它埋藏在阳光消失的地方吧…


【完】


其实乱伦是我一直很避讳的话题,因为在我心底一直藏着一个多年的秘密。


对于熟悉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无论是谁。


我不敢想像说出它的后果,毕竟一旦泄密不仅会伤到自己还会伤害到我最亲最爱的人。


可是这样一个秘密埋在心里就像掩埋了一枚炸弹一样,始终让我惶惶不安。


憋在心里真的很难受,但做为一个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很想把我的困惑和经历说出来,希望能被世人理解,更希望能找到同样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一同分享。


所以我选择用网络的形式把我的故事分享给大家,把这段隐藏于心底多年的阴暗秘密说出来。


我叫沈飞,出生在山东中部的一个小县城,爸爸是高中老师,妈妈在镇上的税务局工作,家庭条件算不上富,但也算中等。


故事就发生在我和我姐之间。


老姐叫沈燕,比我大两岁,(有一点我要说明一下我姐和我是同母异父,这些是我最近才听我妈说起的,这也让我的负罪感多少减轻了些)由于我们年纪相仿,从小感情就不错,亲密无间,记得小时候洗澡都是她帮着我洗,直到上小学我才开始自己洗。


这世上除了妈妈就她最疼我了,记得有一年冬天刮那种刀子一样的冷风,我被冻的哭了起来,老姐心疼的把红领巾解下来给我捂耳朵,又让我把手伸进她的棉袄里给我取暖,这是我印象里和姐姐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只是当时太小根本就没有男女的概念只是觉得有个姐姐真好。


真正的第一次罪恶冲动是因为青春期的冲动,那时候读初二已经接触过一些黄色小说和香港三级片之类的,印象最深的是一部名叫鬼娘子的片子。


当然这些都是偷偷在同学家里看的。


我是自然不敢拿回家看的,要是被我爹看见非打死我不可,因为他对我们管的很严厉。


也许正是他的严厉才铸就了我们姐弟俩的叛逆,这不能说和家庭的环境没有一点关系。


那时候我们家是在教师宿舍楼里,算是比较早住上楼房的,家在6楼,面积不大,勉强算是三室一厅,其实我和姐的房间之隔着一块木板。


记得第一次是发生在那年的暑假,爸妈白天都去上班,家里就我们两个。


夏天我们在家穿着都比较暴露,我经常是一条裤衩里面根本不穿内裤,姐在家一般也是小短裤加小背心。


午睡时她就只穿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在家,有意无意的能看到两眼里面的风景(肉肉的小屄,但看不真切就一闪而过),这就是所谓的走光吧!不过谁也没有在意这些。


那时候老姐已经上高二了,身体已经发育的不能说成熟但已经出落成大美女一个。


在我眼里她比我认识的所有女生都漂亮。


有次我忍不住从后面抱住她说,姐,你这么漂亮我都想娶你。


姐娇羞的拍开我的手,才不要你呢,就知道粘人。


很多时候她并不把我当男生看待,也许在她眼里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小男孩。


正是她的这种随性和不防备,再加上她天生的好身材还有她午睡时漂亮的屁股的诱惑,这些都让我起了非分之想,引发了青春期潜藏已久的原始兽性。


那天中午就我和她在家,我爹和老妈去参加一个亲戚的酒席中午都没回来。


我们吃过午饭就躺在客厅看电视,看累了就睡地板上。


老姐她是背对着我侧身睡地板上,我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屁股蛋子看,感觉就像着了魔一样,诱惑着我想把她们一口吃掉。


可我毕竟胆子小知道要是一口咬上去,老姐非和我拚命不可。


可是看着那条小内裤深深的陷在屁股沟里,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像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可爱,终究没有抵住魔鬼的诱惑——我向自己的亲姐姐伸出了手…心突突的快要跳出了嗓子眼,大脑里一阵空白,只想着去摸摸那些洁白的肉是啥感觉。


我凝神屏息轻轻的将手放在她的屁屁上。


吁!还好她没醒来,我安慰着自己同时也胆大起来,而且越大胆越兴奋,越兴奋就越大胆,那种干坏事的感觉真的爽爆到了极点,就连后来我与女朋友恋爱第一次也没有如此的程度。


我的手指开始慢慢的从内裤的侧边缘向屁股沟的方向探了进去,小心翼翼的,进去一点就停一下,手指慢慢的先是摸到了几根毛毛,再往里是软软的肉包,这就是传说中的女生的小屄?怎么感觉像是刚出锅的热馒头。


这时候我的身体几乎和姐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我稍稍停顿了一下,确认她依然没有醒,就趁势把手伸向了最里面,手指一钻进去,就感觉到里面湿漉漉的,这就是屄口了,肏的话就是从这里进去吧?当时我心里一边嘀咕一边想这么湿,老姐上厕所一定没擦干净!轻轻的在她的屄口上来回摸了几下,谁知越摸水越多,越摸越滑溜,摸了一会儿,老姐已经呼吸越来越重中间还夹杂了几声轻微的呻吟声,我感觉她已经醒了,只是不做声怕尴尬罢了。


我突然有了一个胆大包天想法,何不去勾引勾引她,我胆大的褪下我的内裤,将早就直楞起来的大屌贴在了她白嫩嫩的屁股上,同时手指用力向她从未有人踏足,额不,是无人伸屌的小屄洞子扣去。


就在我信心满满的以为就这样可以把姐姐拿下的时候,她突然翻身起来狠狠的在我手背上用力一掐,我的手背即可出现一道血痕,我哎呀一声立马滚到了一边,龇牙咧嘴的揉着手背低着头也不敢看她,她盯着我恶狠狠的说了句,下次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自知理亏,冲她做了个鬼脸嘿嘿了两声就躲进了自己屋里。


之后我一连躲了她好几天,老妈看出了异样还问她,小飞这是怎么了?你俩又吵架了?老姐一脸的委屈,才没有,谁敢惹你的宝贝儿子,不信你自己问他。


说完她冲我努嘴,给了我一个很诡异的眼神。


后来几天我一直观察她没什么异常,知道她没和爸妈说,这才算把心放下。


暑假时间很长,我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爹让我在家复习功课不让我出去玩,天天和姐憋在家里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虽然那天的事过去以后谁也没有再提,但她身上那种特有的诱惑始终存在着。


第一次过后,我开始怀念那种感觉,但那次以后我废了好大劲儿才哄的姐姐和我和好,所以也不敢再造次。


直到一天下午她又在客厅里睡,看着她白花花圆挺翘立小屁股,藏在心里的魔鬼一下又窜了出来,开始作祟。


我浑身操热难耐,下面的屌兄弟更是硬邦邦的涨的生疼。


忘了之前姐姐的责怪和警告,满脑子都是她那可爱的屁股,就像鬼迷心窍一样我随即脱光了衣服,小心翼翼的躺在了她的身边。


确认她确实睡熟了,便把身子贴了上去,一直硬挺着的大屌就那么直愣愣的戳在姐姐的屁股沟里,一阵热乎,那感觉真是爽。


心都快跳出来了。


我就那么一下一下的慢慢的顶着磨,脑袋里幻想着那种真正肏屄的感觉。


现在想起来还会有那种莫名的冲动。


慢慢的感觉老姐她可能醒了,我便吓的赶紧停住不动,停了一会儿见她没转身也没出声便又大胆起来,心想上次摸她下面小屄不愿意,这回摸她的乳房试试?我拿左手绕到她腰边找到背心的下摆,慢慢的贴着她的小肚子一路向上摸了过去,第一次抓住她那对大奶子的时候有点小紧张,因为我的手都是在抖的,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偷一样,趁女主人睡着了,把人家的宝贝偷偷捏在了手里。


那种罪恶与伦理交织,情欲与道德的纠缠在那一刻在我和姐姐的身上碰撞出一种难以言表的畸形快感。


在我捏住她乳头的一瞬间我清晰的听到老姐发出一声醉人的呻吟——“啊”!我知道她醒了,她紧闭着眼不出声,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更让我大胆起来,就好像得到了她的默许一样。


我变的无比兴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她的内裤脱掉大家光溜溜岂不更刺激。


可真当我将她的内裤往下拉的时候,老姐突然翻身坐起来推开了我的手,脸红红的,没打我也没骂我,也没有生气只是说了句,别闹了,你快看电视吧。


然后她就起手进了卫生间。


我忽然被她这么一说,心冷了一大截,刚刚燃起的欲望的小火苗就这么轻易的被她给扑灭了,那感觉就像是从高峰掉到低谷,好难受!尽管前两次都以失败告终,但恰恰是有了前两次的失败,才有了我们乱伦的开端。


2有了前两次以后,我胆子慢慢大起了,只有家里没人,或老姐不注意我就会偷摸上一把,或是她的屁股或是她的大奶子。


她一般都不作声,顶多是趁我没有注意的时候掐我一下以示还击。


我知道她并不讨厌我这么做,所以后来我就经常在只有我们两个在家的时候,想方设法的去摸她的奶子和下边的小屄,变着法的挑逗她的性欲。


一开始她还是有点拒绝,但她拒绝的方式却是嗲声嗲气的求我,好弟弟,别闹,快睡觉。


再不然就是推开我的手继续装睡不理我,我知道我摸的她也一定很舒服,因为摸她下边的小屄时,她下边有滑滑的水流出来。


这样慢慢的发展到后来,即便她不睡觉,坐在我旁边看电视,看书时,我的手都会不自觉的伸过去,想摸就摸,摸的她有感觉了还可以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面摸,但仅限摸摸而已不可以再往前。


不过有一次摸的来了感觉,干脆一把楼过她的腰,顺势就把她压在了身下,手尽情的伸进了她的内裤在她的小屄上扣弄起来,她两只手紧紧抱着我闭着眼,看样子很享受,我趁机就把她的整条内裤脱了下来,谁知她立马那手挡住,不许看!为什么?女人有时候真有意思,摸都摸好几回了还有啥秘密可藏的。


没有为什么就算不准看!老姐的态度很坚决,我拗不过她,不看就不看,我识趣的那毛巾被把我们的下身盖住。


再发展到后来,我们开始有些简单的亲吻但是感觉很怪,说不上好,没有情侣间那种感觉。


不过兴奋的时候,我会用硬起来的大屌对着她下边的小屄磨,只是不敢插进去。


不过那时后根本没什么愧疚感或羞耻感。


只是觉得这事挺好玩儿,不敢弄进去也只是怕怀了宝宝出事儿,那我们就彻底完了。


现在想想幼稚得很,所以我们每次都是插在屁股沟或者在她的肉丘上磨磨,当然这些都是在盖着毛巾被的情况下完成的,姐姐始终不让我看她的下面的小屄。


那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容易射,没磨几下就射了,有时是射在她的小肚子上有时候是射在她的小屁股上,还有一次是射在了姐姐的手里,那次她忽然来了性致要帮我撸,可能第一次被别人把控太兴奋了,没控制好全射在了她的手上。


我们一直小心的控制着底线,就是不插入。


唯一的一次越界是在她高三那年的冬天,一般夏天是我们的多发期,冬天没那么方便,但是有时候也会忍不住。


那时候一到晚上就特别期望着爸妈赶紧睡觉,只要爸妈一睡熟我就会偷摸的上姐的房间去,那感觉和偷情没啥两样。


摸进她的被窝里我就从后面抱住她开始扣她的小屄,我知道她也没睡着,只是她爱面子,不爱表现出来罢了。


但那会摸得她太兴奋,有点受不了了,她劈开腿拽着我的鸡巴往她的小屄洞里送,嘴里呻吟着要我插进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刺激,刚磨到洞口就射了,太兴奋了,全射在了她的小屄上,有些精液流到了她床单上,心想坏了这要是被妈妈看出来我们就完了,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那时候我们一直搞不清怎么才能怀孕,以为那样也会让女人受精,这件事让我们俩足足紧张了一个月,直到她月经来我们才算安心,不过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亲近过。


3……


后来老姐高中毕业考上了浙大,去了杭州。


我高中三年交了三个女朋友,睡了四个女人,其中一个是我的老师一个是我同学的母亲。


当然伴随这些辉煌战绩的是我高考的落榜。


这次我没有听妈妈的话回去复读而是毅然的选择了部队。


巧的是我调到了南京军区离姐姐的城市只有两小时的车程。


一晃好几年过去,我们也一下断了那层关系,可能是慢慢的大了,都意识到那是一种错误,所以我们谁也没有再提那些事。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和老姐的姐弟感情,在家也好,电话扣扣里也好,我们还是一如以往的亲密,只是话题从原来的我们换成了你们。


我和她就像亲密无间的闺中密友,很自然的谈论着自己的爱情,评价着对方的男女朋友,当我告诉她我又换女朋友的时候,她居然会为我那些前女友打抱不平,而且还醋意满满的抱怨,你都谈了这么多朋友了,我怎么一个也没有!其实她从来都乏追求者,从小学开始她收到的情书可以堆满整间屋子,不过那些登徒浪子每一个入的了老姐的法眼。


直到大一结束她才宣布自己终于结束了19年的单身生涯。


也就是说,她的处女小屄也肯定被她的这个男朋友夺了去。


听她说这个家伙并不是学校的学生,而且岁数比她大不少。


我说,沈燕你学坏了,都堕落到要当小妖傍大款啦。


去死!有弟弟这么说姐姐的吗?我喜欢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钱。


你说这个谁信,看样子他得30了吧?哪有这么老,他下个月过完生日才25。


那也比你大太多了,你们在一起会兴奋吗?兴不兴奋的管你屁事!小屁孩,我的事你以后少管……


其实不看好他们这段感情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她们双方的父母,我爸妈是觉得不清楚男方的底细,怕姐姐被骗吃亏。


那边的父母则有点看不上我们家,嫌弃姐这种小地方出来的孩子,觉得和他们家门不当户不对。


不过姐姐一向骄傲,而且又有点任性,根本不顾家里的反对,第二年就和她的白马王子同居了。


服役期间我趁周末去过她租的地方,很气派的大房子,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难怪她会喜欢上这种生活。


不过好景不长,大四那年年底她准备毕业,我准备专业。


周末看她的时候她还兴高采烈的告诉我一毕业就准备和她那位结婚,我还笑她你也太着急了吧?真怕自己嫁不出去啊。


她说,才没有,我是怕我再晚几年嫁他,你姐夫真成小老头了!到时候我再不想嫁了怎么办?结果这话刚说完每两天就接到她的电话,她分手了,电话里一直哭!从没见她这么伤心过。


那段时间老姐是彻底颓了,年也没有打算回去过,整个人每天就关在屋子里,也不出去,一进去是满地的烟头和空酒瓶。


正好那段时间我有一个月的探亲假,但我也没有回去,而是留下来陪她,照顾她。


家里人常说当兵悔三年,不当兵悔一生,感觉在部队这几年我成熟了不少,至少不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屁孩了。


年就我们两个一起过了,我给她包的饺子吃,给她洗脸洗头,给她洗衣服,就像照顾小孩一样。


大年初二的时候她当地的一些同学约她出去聚会,我觉得是应该让她出去散散心,就替她应了下来。


晚上吃过晚饭她又要回自己的小黑屋面壁。


我一把拦住了她,你身上都馊了,明天就这么去见同学啊?这样就挺好!她还是心如死灰一般一定精神都没有。


我可不想惯着她,拉着她的手就往浴室里拽,你不洗我可给你洗了。


见扭不过我她才勉强答应洗澡。


结果她进去没多久就听见她再里面尖叫。


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进去一看原来热水器没开,淋了她一身凉水,她哆哆嗦嗦站着那儿又羞又恼,一边那手抹脸上的水一边抱怨我是诚心的。


这时候她的完美身材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那对我曾经摸过的乳房比以前更加丰满了,屁股也比以前更圆更翘了,她两条腿紧并着只能看到阴埠上黑黑的一小撮毛。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姐有点恼了,还看,给我拿毛巾!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拿过毛巾给她披上,并主动的把她抱回卧室。


期间她一直低头不敢看我,我也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烧好热水就叫她去洗澡,看着她裹着浴巾的样子,一股罪恶的冲动又跳了出来。


情欲又一次开始左右我的理智,毕竟有一年多没有沾女人了。


晚上姐睡在我隔壁,我反覆难以入眠,一想到儿时的那些事,想到她那具即熟悉又陌生的肉体在召唤着我,我下面的大屌又邪恶的站了起来。


4第二天的聚会的人很多,男男女女一大桌子,姐出门前刻意的打扮了一番,衣服换了又换。


我说,同学聚会又不是让你去相亲你至于吗?姐白了我一眼没有打理我,收拾停当了才幽幽的说了句,就是要相亲呢!晚上她非要我陪着去,说要给我介绍几个好姑娘。


结果去了以后她谁也没有给我介绍,连我是她弟弟的身份她都没有说,只是挽着我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过,生怕我跑了,她的意图很明显,我是垫背的冒牌男友,不过能哄她高兴我也愿意牺牲一下,更何况是自己的姐姐。


那晚她喝了很多酒,拦不住,也灌了我不少,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晕乎乎的。


不过看见她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忽然觉得那些放纵已经不算是什么了,只是不知道她的笑容里饱含了多少的苦楚。


回到家以后,她大着舌头说我没事儿,我只是在装醉,你看我多会装啊!然后就耍酒疯似的开始原地转圈给我看,喝醉的女人我也见过不少,不过喝醉了耍酒疯还能耍的这么可爱的就我姐姐一个。


终于她安然的倒在我怀里,妩媚的看了我一眼,饱含深情,随后就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看她陶醉的样子忽然有一种幸福感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跑了出来。


我想此刻她一定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没有烦恼和忧伤,可以见自己想见的人,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对着窗外发呆上一整天,也可以一眠到天亮……


把她抱进卧室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帮她脱了外面的衣服,当时只是觉得脱了衣服睡会比较舒服。


不过看到她穿着性感的粉红色贴身内衣,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她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


屁股明显比以前更圆了,小内裤是那种蕾丝的很薄,阴部鼓鼓的,勾勒出整个小屄的形状。


我心跳得很厉害,很想去摸一下,那种掩埋在心底许久的罪恶冲动感觉一下又回来了。


手一点一点的靠近她,已经能感知到她身体里释放出来的体温,可就在得手的一瞬间,我拉过棉被遮住了她的身体逃出了卧室。


我想我一定是喝多了,是酒精在作祟。


我怎么能对自己的亲姐又起那种邪念,我已经大了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孩了。


我不断的劝诫自己可是身体里的欲望却是我怎么也压抑不了的。


我冲进浴室打算冲个澡冷却下自己,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被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吸引了,那时今晚出门前姐姐刻意换下来的,还没有洗就放在一堆换洗的衣服上,中间的位置有一道泛黄的痕迹。


我忽然像着了魔一样捧起那件东西贴在鼻子上使劲的闻,对就是这种味道,这是只有雌性动物才会散发的气息,这种气息足以令每一个雄性个体疯狂。


那种感觉就像身体被点燃了一样陷入了一种即将爆掉的疯狂。


满脑子都是女人曼妙的裸体,丰满的乳房,浑圆的屁股,温暖湿润的屄洞,就在我要爆发的那一刹那我把内裤裹在挺直的大屌上,粘稠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上面,雄性和雌性的气息结合在了一起。


5……


第二天一直睡到十点多才起,起来后姐神秘兮兮的问我,你昨晚干什么坏事了?我刚起床脑子还很迷瞪,也没有多想就先狡辩,没有啊,不就给你脱了外衣吗?这算干坏事吗?我半开玩笑的说。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昨晚在浴室…姐说话吞吞吐吐的而且好像很害羞难以启齿的样子,不过她一说浴室我立刻明白过来,昨晚发泄完腿都鸡巴软了,那条内裤我也没有洗随手一放我就回去睡觉了。


她这一提醒我立刻意识到完了,被发现了,擦!当时臊的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姐也看出了我的尴尬,也许是想安慰我一下缓解下气氛,她说以后别那样了,对身体不好。


说完她就羞涩的走开了。


一整天我们都没有再交流,我羞愧的要死,就觉得在她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了,还不如昨晚强奸了她来的爽快。


想到这儿我忽然又想她分手这么久一定身体也很想要吧,不然内裤上也不会有那么浓的气味。


为什么不勾引一下她,说不定她也很想毕竟小时候有过那么一层关系。


想归想,实施起来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晚上我们挤在一块看电视,都心不在焉的,看了一会儿姐姐先起来,没意思,我先睡了,你一会儿也早点睡吧。


她走了以后,我胡乱的换着频道,心却早跟着她进了卧室。


约莫得过了半小时我站起来悄悄的走到她的门口,门没有锁,我悄悄开了一道门缝里面老姐侧身睡着,光线暗暗的,我猜她这会儿也一定没睡着,我内心挣扎着,要不要进去?万一她拒绝了怎么办,那以后怎么面对啊?毕竟我们不是以前的小毛孩了…就在我内心纠结的时候姐姐忽然翻了个身,我清楚的看到她是睁着眼睛的而且正好望向门这边。


四目相对的瞬间我吓得赶紧退回沙发上。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由于做贼心虚心紧张的砰砰乱跳。


怎么办?要怎么解释!我懊恼的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的不是姐姐指责我样子而是她丰满的胸部、圆润的屁股和肥美的阴埠。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进去算了,反正她也发现了。


我下定了决心进去,在外面我先脱了衣服,只留了条四角裤,关了电视,客厅的灯没有关,透过卧室半开着的门光线可以照进来,这样我可以看清姐姐的身体,光线又不是很亮。


我轻轻的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内心挣扎着终于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腰部,她没反应,感觉一切又回来了。


感觉我们又回到了童年,最初的那个夏天我们不也这样躺在一起吗。


当又一次和姐姐同时回味那些刻骨铭心的时刻,即使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小孩并且都彼此有过那种经历。


但当再一次这样时我们还是不由的激动紧张,不仅仅这里面有一种不可言语的禁忌还夹杂着一种突破这种禁忌的刺激。


当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抱紧了姐姐的身体,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摸索。


当我的手探到她的下体的时候,隔着薄薄的内裤我就已经感觉到她的湿润。


我轻轻的掀开她的被子,将身体紧紧的贴住她的身体,早就挺直的鸡吧正好顶在姐姐下面,手已经不满足隔着睡衣的揉撮,我调整了一下就伸进了她的内裤里面,此时我能感受到姐姐心跳得好快,被我摸索了这么久还一动不动装的一定很累吧?就在我想要加重手上的动作刺激她看她会有何反应的时候,姐姐突然翻身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回来了,这次真的都回来了,那些突破禁忌的感觉又回来了!我们大声的喘着气滚在了一起,一切都是那么的疯狂,我激动的每根神经就跳跃起来,我要肏她,我要肏她的小屄,我这次一定要真正的进入她的身体完成我多年的心愿。


褪去我们最后的障碍物,腰部慢慢向下挺,我的大屌抵在姐姐肉肉的小屄上,她用手扶着我的东西轻轻的把它送到小屄洞口,往里一沉一阵温暖柔软的包裹感觉。


慢慢的大屌撑开姐姐的阴道口,里面紧致、温暖和湿润的信息通过龟头传输给我,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肏她原来是这种滋味。


俯下身子将整个身体压在姐姐的身上,用最传统的姿势,慢慢的挺动腰部。


而姐姐在我的身下,似乎又回到了我们初尝禁果时的羞涩,两条腿只是分开没有夹着我的腰,胳膊抱着我,闭着眼睛,脸色微红,呼吸慢慢的变得急促,而嘴却似乎是想张开。


我急切的吻住姐姐的嘴,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口中,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姐姐的喘息声终于不再压抑,由轻喘变成了呻吟。


似久违的感觉,姐姐下面的小屄此时是异常的湿润,已经好久没有见女生这样了,我能感到那是在流水,而不单单是湿润了,随着我的抽动下体穿了啧啧的水声。


姐姐的手臂抱得我越来越紧,胸部的起伏越来越厉害,呻吟声已经越来越紧凑,腰部迎合着向上挺动,我知道她快高潮了,我快速的加大了抽插的力度一下比一下生猛,随姐姐“啊”的一声,就感觉她的阴道喷出了一道热流,跟着她的身体紧紧的弓了起来,她高潮了。


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我又是一阵猛抽送,嘴里疯狗一样撕咬着她的乳头,她始终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但声音已经从呻吟变成了叫喊,一切是那么熟悉却又是那么陌生,疯狂只持续了几分钟,我很快就射了,射在了里面紧紧的顶着没有拔出来。


过了很久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抱着,直到鸡巴软了自动从她的小屄里滑了出来,任由那些淫秽的液体从小洞里流出,一直流到床单上…有点邪恶,有些满足,也有些莫名的愧疚。


后来她拿开我的手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洗,我懒懒的睡在床上心里想着等下怎么和她说话,姐姐进来说,你还是去那边睡吧,我也没坚持就去了我的房间。


6……


第二天起来我们谁也没有提昨晚的事,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白天她依旧叫我和她走朋友,去吃饭,晚上去KTV唱歌,她喝了很多酒,哼哼唧唧抱着麦克不撒,还唱她贼难听,也不怕她同学看她笑话。


我看时间不早了就哄她回家她就抱着我撒酒疯,说还想玩会儿,一下弄得我好尴尬,毕竟她好几个同学都在,看着她们诧异的眼神,我一时真有点手足无措。


不过我也不敢在耽搁硬生生的把她拽出了包间。


心里很怕她又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就真不好了,毕竟昨晚刚刚突破了那层禁忌。


到家后,她还在怪我把她拉出来,撒娇似的对我又打又锤的,要我别管她,永远也别管她。


后来我觉得姐姐可能是真喝多了把我当成那个人了,莫名的竟有些伤感。


但我也没有心思和她计较,准备给她烧热水让她洗洗清醒一下。


可刚一转身她一下就从后面紧紧的抱住我,哭喊着说,你别走,求求你,你别走,我不能没有你!那个“你”绝不可能是指的我,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我只不过是她寂寞时的感情填充品。


分手了这么久她还是对那个人念念不忘,不自觉的心头涌起一阵醋意,也许她真正想要的东西也许我永远都不能给。


我转过身紧紧的抱住她,试图用那个男人能给她的温柔。


姐姐这时候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在我怀里感动地哭泣,我犹豫了一下抄起她的腿弯,把她横着抱了起来。


就像浪漫爱情剧里演的那样,抱着她走进卧室,她软软地任由我抱着幸福的像个新娘。


经过昨晚我以为再往下应该时顺其自然的事情,直到我把她压在床上时,她好像才回过神来,开始反抗起来。


一边哭着一边说,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姐姐,我们不能这样。


我一下被她的举动吓到了,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是见我不动了,她又一下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楼住我的脖子亲昵的在我耳边说,爱我…如此这般……


和她纠缠了很久,我被撩的有点浴火焚身的感觉,鸡巴都硬了确实是想了,想和她肏. 也就不再顾忌她是不是演戏,就开始动手先脱她的衣服……


趁着她还没有跳戏。


先扯掉她的外衣又脱她的毛衣和丝袜…没几下她又发疯似的闹起来,继续捶打我,哭闹着求我不要…好弟弟,我们不能这样!臭小飞,你再这样我回家告诉妈妈了!但那些反抗看起来是那么的假,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从中得到心理的快感吧?这次我没有停下动作,而是打算陪她把这场戏演完。


我没有搭她的话,只顾脱她衣服,先扒光了再说。


脱掉毛衣,把罩罩向上一推,一对白嫩的乳房跑了出来,一手抓住她的一个乳房,一口叼住她另一边的小乳头时,她的哭声一下止了,不要,不要,她喊着,手使劲推我的头,由于叼着她的乳头不放,整个乳房都被拉扯的变了形,可能太用力了疼的她啊了一声就把手收了回去。


我趁机扒她下面的丝袜,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死死的抓住,腿也不老实的踢蹬起来。


我只好费力把她翻过来先反剪住她的手…然后抓住丝袜和内裤的腰边,把它们一起拽了下来。


浑圆白嫩的屁股终于露出来了,她还在轻轻的求我放开她,只是她那样让我更觉得像是再求欢,折腾了这么久她已经基本没力气了,我放开她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分开她的腿把我的大屌在她小屄口上磨游,一碰触在知道其实上面早已经湿漉漉的泥泞一片了。


这时候她也不闹了,张着嘴想咬人,我怎么能不让她如愿,低头亲她的小嘴,当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的时侯,她先前捶打我的拳头,一下楼住了我开始在我身上抚摸…最后,她的双手竟然往我背后伸去,搂住了我的脖子!她哭叫声也变成了急促的喘息…这时候她的下面已经湿漉漉的如同沼泽地,我扶着大屌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就插了进去。


龟头一阵温热瞬间感觉被一种性福包裹住。


再一使劲儿挺身前送整个鸡巴连根而入全部插到了里面。


姐姐不由得双手突然抱住了我的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屄一下子收缩起来,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屌头,好一阵舒服,原来屄也会咬人的!插进去以后,我抱着她的屁股,让她的大腿扛在我的臂上下面使劲的抽插,很用力,每次都能到底,节奏也很快,我不停的问她舒服吗?她闭着眼睛也不说话,只是叫声从没有听过。


很快,她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啊,啊…的叫了起来,并且我感觉到大屌在她的小屄里的动作越来越吃力,特别的紧,而且也有想射的迹象。


感觉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使劲动了几次后,我已经控制不住了,只能紧紧的抱住她让大屌在她的小屄里面尽情的把阴囊里的精液释放出来,被我一阵浇灌姐姐也在大叫一声后摊在床上不动了。


我射了,她也高潮了。


那晚之后,一到晚上我就关灯摸过去爬上她的床和她肏. 姐姐也没有再反对,那些天我们每晚都做,不过她从不许我在她的房间里过夜,做完就撵我走,真是拔屌无情,呵呵。


不过我也不是很在乎,她本身也有性需求,大家各取所需吧,毕竟那一阵性冲动过去以后,都多多少少有点后悔,只是她的负罪感要比我强烈吧。


我反而无所谓,那时候我虽然在老家有个女朋友,不过关系也就那样,一个星期通不上一次电话,感觉快维持不下去了。


不过虽然和姐姐突破了那层关系,但和以往不一样的是,我们经过这么多年,都谈过恋爱有过男女朋友,也有很多的性经验,尽管有时候会感觉很刺激很激动,但总感觉少点什么?好多次我想亲她下身的时候,她都坚决的拒绝了,更不要提给我口交的事了,有几次她连和我接吻都有点反感,或许在她心里我直是一个肉体自慰器……


抚平了她的肉体却安抚不了她的心。


一个月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我回到了部队,走的时候她对我恋恋不舍多少让我有点欣慰,她说,回去后别胡思乱想,我会好好的。


又过了几个月,忽然听她说她又和她原来那个男朋友复合了。


我知道他们一定又住在了一起,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我知道我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有几次我打电话说想去看她,她都委婉的拒绝了,说你应该回去多陪陪小燕(我当时的女朋友)我有你姐夫照顾不用担心我。


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事她只字未提,好像我那些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样一晃就到了秋天,我选择了复原,回了山东老家。


这样离的更远了,因为她一直很回避这些话题,我也不意思再提,毕竟都是大人了心里面多少有些罪恶感和愧疚。


慢慢的我们好像真的把这些事情都忘了,现在姐姐已经快结婚了,我和小燕的感情也重新走上来正轨,那些不堪的记忆就让它埋藏在阳光消失的地方吧…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姐~~我要干你]